現代中國花鳥畫大師王雪濤繪畫作品欣賞

更新時間:2019/9/10

現代中國花鳥畫大師王雪濤繪畫作品欣賞王雪濤是現代中國卓有成就的花鳥畫大師,對我國小寫意花鳥繪畫做出了突出貢獻。他繼承宋、元以來的優秀傳統,取長補短。所作題材廣泛,構思精巧,形似神俏,清新秀麗,富有筆墨情趣。

創作上主張“師法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體,學先人為我所用,不斷創新”。畫法上工寫結合,虛實結合。

他善于描繪花鳥世界的豐富多彩和活潑生氣,又精于表現畫家的心靈感受和動人想象。他注重寫生,尤善于描繪大自然中的小生命。他還善用靈巧多變的筆墨,色墨結合,以色助墨、以墨顯色,在傳統固有色中融入西洋畫法講求的色彩規律,以求整體色彩對比協調,為畫面增添韻律。

他能準確地把握動態中的花鳥,并且能在情景交融中體現出轉瞬即逝的情趣。擺脫了明清花鳥畫的僵化程式,創造了清新靈妙,雅俗共賞的鮮明風格。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其花鳥畫已達到一個藝術高峰,至今無人出其右。

繪畫心得體會

如何畫畫?怎么畫好?是很多人關心的。有些人來看我作畫,用心臨寫,以至將如何畫花,如何畫鳥等等,記成文字,視為定法。這是否能畫好畫呢?技法不是一成不變的,如何畫?要解決;如何畫好?更要刻意探究。利用這一機會談一點體會。——王雪濤

一、基本功的鍛煉要扎實

花鳥畫是以描繪花卉、禽鳥來表現自然界的生命力,體現欣欣向榮的生氣,從而給人以健康的藝術感染。它描繪的對象是大自然,因此培養對自然界的生命力,訓練觀察力的敏銳是主要的。

要認真地了解物象的結構、特點、習性和生活規律,畫時才能做到心手相應。特別應當提到的是,有些人對所謂“寫意花鳥畫”有一定的誤解,以為“寫意”者,不必求其形似,只圖練習筆墨,這是把對現實的觀察、提煉、概括與不必研究對象的生活習性和結構特點混為一談,其結果便是把生動、多樣、變化豐富的大自然,不是畫得千篇一律,就是非驢非馬。

有些畫出自不注意觀察人的手筆,是一眼可以看出的,這是畫不好畫的。花鳥畫的源泉是生動的大自然,而不是他人的筆墨,提煉與概括也要源于對自然的觀察,因此對自然界的觀察是訓練心眼的基本功。

不注意對物寫生,把握不住對象形體的特征,就失去了藝術再現的能力。寫生不是畫蟲鳥標本,不但要能準確刻畫形象,而且特別要強調概括能力和捕捉對象瞬間的動態,我對自己的速寫總是以這樣來要求。手眼的敏捷是速寫要解決的問題,畫面的生動,離不開速寫的鍛煉。

二、默寫比速寫更重要

我講的默寫,實際是默記,憑眼睛看,用腦子記。速寫再快,也常局限于一時一物,而認真觀察后,印在腦子里的形象,則更為完整、生動,待到運用時自然發于筆端。

我的老師王夢白是近代畫家中十分注意寫生的,其主要方法是默寫。他喜歡看描寫動物的影片,有一次一起看電影,見到猴子結成一串下來喝水,他很激動,不斷捏我的手,讓我注意觀察。他的猴子畫得很好,抓得住神氣,有生活氣氛。

今天的美術發展,已遠非過去的任何時代所能比擬,不少青年繪畫者得到過造型能力以及色彩、速寫等方面的鍛煉;如果把速寫的技巧與默寫、默記結合起來,對于對象的特征和生活環境的掌握就會更深入一步。默寫的能力提高了,也有助于速寫時捕捉對象的瞬間動態。默寫的好處很大,也更難。

臨摹是重要的,早在六朝時,謝赫就將其列為“六法”之一而得到重視。但寫意畫的臨摹卻為不少青年朋友所忽視。他們學畫,也并非全然不臨,但重視的多為畫法問題,卻未認真研究作品的精神氣質。臨摹主要是要理解畫理,既可忠實于原作,也可改動它的缺點。臨摹要解決的問題必須明確,收獲也就更多。

三、筆墨技巧要因其自然

筆墨是為表現對象服務的,要自然形成。明朝人講筆墨,講用中鋒的多,但其效果,正如黃賓虹所說,比較孤禿,行筆短促,顯得太干澀。畫畫時,什么筆鋒都可通用,只要較好的表現對象即可,日久天長,自己的筆墨風格也就會自然形成;切記在畫畫的初始階段就一味追求筆墨,而放松對自然對象的生動表現。筆墨掌握的難易順序是筆、墨、水。其實,水分淋漓的畫法是較易表現的,而干枯見筆處才真正需要功力。筆墨表現,對繪畫意境有很大影響。

四、探究中國畫色彩運用的特點

不大了解的人常以為中國畫筆墨可取,而色彩則不講究,其實不盡然。中國畫的色彩是有傳統、有特點的。數千年前的彩陶藝術,至今能給人以美的感受,不僅因為圖案和器形的完美結合,也因為繪制流暢線條的黑紅色與陶器燒制后的表面色彩相協調,形成了色彩、圖案與器形的統一。

不強調特定時間和環境下的視覺感受,采用高度概括的藝術加工方法來表現,是中國繪畫色彩運用的特點。

表現的方法,一是墨與色相結合,或以墨代色;一是表現對象固有色為主。墨畫是色彩表現上的精練概括,所謂墨分五色,運用得好,很多時候可以起到使用色彩也達不到的藝術效果。以墨來概括自然界的色彩,就是中國畫色彩表現一大特點。同樣,墨與色結合使用,時常也可以得到豐富的表現力和更好地表現特定的情感。以色助墨、以墨顯色,一向為人所重視。

牡丹是人所喜愛的一個花卉品種,唐代人賞牡丹成了長安、洛陽的一大風尚。歷來文人、畫工以此為題寫詩作畫的很多。然而封建文人是把它作為富貴象征來描繪的,今日人民對它的愛好、感受全然不同。我曾試以墨色描畫枝葉,襯托紅色花頭,突破了紅花一定要綠葉來扶的格式,除卻了柔媚富貴之氣。用色雖然減少,但整體效果突出而莊重;運用得好,色彩感覺未必是單調的,同時也更能在枝葉上發揮筆墨效果。

中國畫的色彩表現與西洋畫全然不同,雖說誰都了解中國畫以表現對象固有色為主,問題就在于如何巧妙利用自然對象的固有色來豐富畫面。

色彩的巧妙運用可以為畫面增添音樂感和韻律。借助外國的色彩經驗,用來豐富以表現固有色為主的傳統技法,我看很值得鉆研。

五、引人生情的意境創造

從總的方面講,中國繪畫傳統是注重寫意的,如同京劇藝術一樣。不拘于機械的再現對象,更要把握對象的精神氣質,著意于創造意境以感染觀者。清末廣東居窠、居廉的草蟲有寫生功夫,但缺少內在的精神,形同標本,也就失卻了感人的意境。

中國畫講畫理、畫情、畫趣。一幅畫的內容是好的,但總要有情趣才能打動人心。要畫得引人生情,善于體現自然界中不大為人注意,或者是可能會發生的一種機趣,從而給人一種意想不到的感受和回味想象的余地。

夸張的手法在花鳥畫中使用最多。夸張是要根據意境創作出發,仍是借助于形態而傳神的,夸張與漫畫不可等同。

刻意表現自然界的生機勃勃,抓取生活中的瞬間來表現動勢,是意境創作的重要因素。

六、章法布局歸于立意

布局結構決定整幅作品的基本形式。古人強調意在筆先,立意就是總綱,其基本思想就是用什么去打動人心。立意飽滿方可氣脈一貫,即使面對小幅紙,也要站著畫才能縱觀全局。由于中國畫工具紙張和創作上的特點,不能要求有百般推敲而成的草圖。在經營構圖時,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花鳥畫要求畫前有腹稿,但它只能確定大致面貌,重要的在于落筆后能隨機應變。石濤講“一畫”,在畫法上,這初始的“一畫”決定風貌,筆筆相隨,才能貫通一氣,這或可稱之為“始于一”。這樣的畫氣脈流暢、結構完整。不可不顧落筆后的實際情況而堅持原有的構圖設想,以致使畫面零亂,這是“中國畫”不同于西畫的重要特點之一。

中國繪畫注重線條,構圖中以線型的安排為主,大致可有主、輔、破線三種類型。主線是確定型式的主導,輔線加強主線的氣勢,而破線一方面打破單調的布局,同時又以對比的方式再次突出主線。

草蟲雖小,在花鳥畫中卻并非是點綴,體態短小的一只蟬,有時可以視為 一塊必要的墨色;而生性敏捷的螳螂,在構圖中往往是作為有折曲的線型來對待的,連那長長的觸須,是低是揚,也要安排得當,細心的人仔細琢磨是不難領會的,至于疏密、聚散、動靜、虛實等等,只起豐富主體效果作用。規律要注意總結,但不可為法使。只需刻意于畫的中心,古人稱之為氣的結點,筆筆都要考慮這個中心,章法自然奇拔。

THE END
來源:互聯網
下一篇文章:
ag斗三公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