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人物莫奈的一生,讀完你才能真正看懂卡米爾、麥草堆和睡蓮

更新時間:2019/11/21

印象派的創始人及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克勞德·莫奈,但是,印象派不是莫名其妙產生的,源頭還要從莫奈的師父說起。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印象派的創始人 克勞德·莫奈

莫奈的師父是法國著名畫家歐仁·布丹,他最擅長畫天空,被稱為“天空之王”。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天空之王” 歐仁·布丹

在工業革命條件下,遍布全法國的公路網、鐵路和水路,使城市居民得以到海邊呼吸新鮮空氣。

這時候旅游和休閑活動也成了19世紀上流社會的流行,這種風潮也影響在藝術創作中,布丹就非常鼓勵自己的學生多走出去,多去戶外作畫。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歐仁·布丹畫的天空

這種作畫風格與當時古典繪畫截然不同,古典繪畫講究閉門造車,追求構圖的比例和畫面的完美,完全依靠想象和傳承下來的繪畫技巧,因此作品都是在畫室完成的。

而且古典畫畫家繪畫可能用幾個月或者幾年對畫面精雕細作,所以筆觸會特別細膩。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新古典主義作品 雅克·路易·大衛《蘇格拉底之死》

從文藝復興之后,畫家就開始做科學分析,依靠理論繪畫,形成了構圖、色彩、骨骼比例之類的定式,也包括繪畫題材,他們只畫宗教繪畫或者是古希臘神話,風景只能作為宗教繪畫的背景出現,不能成為獨立的繪畫主題。

這些定式導致當時人們的審美僵化,只承認古典繪畫才叫做繪畫,要求畫家必須在畫室里對所有筆觸精雕細琢,畫面符合定式。所以古典繪畫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但是情緒感受比較僵化。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圣拉扎爾火車站》

在工業時代的背景下,莫奈他們在老師的鼓勵下走出畫室,看到了室外的場景,同時開始歌頌新的時代。

莫奈在創作中,加入了大量工業革命和都市生活的元素,比如畫了很多火車、輪船之類的主題,這種新的元素出來,令所有人嘩然和嘲諷。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Argenteuil. Yachts》

人們不能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舉個例子,就像我們現在的人看中國國畫,會覺得里面的人物就應該是道風仙骨的老人才對,如果出現了清朝人的裝扮,或者穿牛仔褲的人,甚至裸女,大家就會覺得很奇怪一樣,感覺這種畫喪失了傳統和古風,也會對其大肆批判。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花園讀報》

所以這些畫,在官方也是不被認可的。當時法國國家畫苑每年都會有繪畫比賽,入圍的畫家可以享有終身俸祿,這就等于拿到了職業保障,今后可以安心畫畫不愁生計了。

但是莫奈他們每年參展都失敗,而且令他們生氣的是國家畫苑每年的第一名的作品,全是用古典技法畫出來的金發維納斯。

所以莫奈一生氣,就干脆集合了幾個志同道合的人,自己辦了個畫展,接下來大家都知道了,當時他的參展作品是著名的日出。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日出》

印象派也因此得名,這個名字本來是別人用來嘲諷他們的,說你們畫的還不如我們古典畫派的草稿,就是看不清楚的印象,結果印象派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欣然接受了這個名字。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日出》大家應該都見過,但是其中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地方大家可能不知道↓

就是當把畫面做去色處理,變成黑白灰畫面的時候,太陽會和背景幾乎融為一起。

這個細節足可以說明莫奈并非沒有色彩知識,只是一味印象涂鴉,而是證明了莫奈對顏色色調的把握,可以找到不同色譜下相同的色調來描繪光,使其統一。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雷諾阿 《青蛙塘》

印象派每個人都有其特點,莫奈愛畫風景,雷諾阿愛畫人。

比較一下兩位大師一起寫生的《青蛙塘》的作品。

雷諾阿的青蛙塘可以看出來他對刻畫人物的喜歡和細致程度,而莫奈的人物就寥寥數筆,而在水光的刻畫上生動極了,波光粼粼的感覺,好像光就跳躍在水面上。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青蛙塘》

這波光粼粼的畫法是莫奈自創的色彩分割法,離近看就可以發現,它的色彩完全不做調和,而是直接一塊一塊直接涂上去,這在精雕細琢的古典派來看,簡直不可理喻,這怎么能叫畫畫。

古典派認為繪畫應該是走近了也能看出皮膚的白嫩細滑才對,但是莫奈的畫走近雖然不知道畫的是什么,走遠就會有波光粼粼的感覺,整個水面都蕩漾了起來。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游船少女》

印象派最重要的色彩體現就是“光”。古典畫派的人畫畫陰影部分全用的黑色,但是我們看到印象派的陰影部分都不是用黑色來體現的。

印象派鼓勵戶外寫生,然而在戶外看到的是陰影中都有顏色的變化,所以我們今天學習油畫的時候,老師都會反復強調不要用黑色。一般會用一些對比色調和,紅綠,藍黃,綠紫之類的。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草地上的午餐》

說到這里,我們簡單總結一下印象派的特點:

第一、印象派一定要在戶外創作,要最快速的去抓住當時候感官印象,不僅僅是在畫一個場景,而是畫一種情緒,一種心情的代入感;

第二、認為自然界中沒有純黑的顏色,所以在創作中不用黑色;

第三、繪畫主題受工業革命和都市文化的影響,創造了很多提現時代特色的畫作,繪畫主題的變化也說明其美學的背后的經濟價值,這時候的畫面展示的都是新興的中產階級的生活,繪畫再也不僅僅只為歐洲貴族或宗教服務了。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圣拉扎爾花園》

我們可以看到。莫奈畫中的女性穿著輕快,或游船或在鄉村野炊,這都是新的中產階級的生活,體現了資產階級富足起來以后度假的樣子。

還有個非常有趣的社會現象當時的女性都是打著小陽傘的,因為她們雖然熱愛郊游和外出,但是都不愿意像曬黑。因為白嫩代表社會階級,有錢的貴族是不用干活的,所以貴族應該是白白嫩嫩的,在那個時代白嫩代表是一種審美的向往。我們今天可能很多有錢人反而會把自己曬成大麥色,因為大麥色代表著沖浪度假之類的新生活,這也是審美受社會經濟的影響。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撐陽傘的女人》

除了畫中有光,莫奈心中也是有光的。莫奈有一位非常重要的繪畫對象——他一生摯愛的第一任妻子卡米爾,卡米爾是一名模特,而且可能是被畫家畫過最多的模特,除了莫奈長期的把他當做繪畫對象以外,雷諾阿等人一起出去寫生的時候也將她當成了模特。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卡米爾和孩子》

莫奈當時非常愛卡米爾,他們的愛情被雙方家庭反對,直到生下第一個孩子,才被允許結婚,而且當時莫奈非常屈辱的簽下了一個不能享用任何卡米爾遺產的合約。這可以看出來莫奈當時有多么愛卡米爾,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激情描繪各種各樣的卡米爾,來歌頌愛情的美好。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臨終前的卡米爾》

但是卡米爾的身體一直不好,后來被診斷出了絕癥,這個時期莫奈瘋狂的畫卡米爾,想把卡米爾留下來,可是越來越留不下來,所以卡米爾身上的色調越來越暗。卡米爾臨終前,莫奈還在對她的寫生,這幅畫顏色暗淡,訴說著生命和愛情的光芒逐漸消失。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當時卡米爾死了,莫奈還在畫她,很多人都說莫奈太冷血了,但是莫奈并非冷血,可以看到畫作的右下角莫奈非常特別的畫了一顆心。其實我們今天看到這幅畫能感受到莫奈的痛苦,莫奈一生都在畫光,可是這個時候他發現光就是生命,卡米爾沒有了生命,也喪失了光芒。可以對比上下生前和臨終時候的卡米爾,生前的卡米爾在光芒下生機盎然,臨終前的卡米爾喪失光芒沒有生機。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象鼻山》

痛失所愛之后,莫奈有大概十年時間都沒有再找到他的光,都沒有出現什么好的作品。在這十年期間他只畫過一些海岸礁石,可能想鼓舞自己在困境中堅強起來。這些海岸礁石,悲涼而堅強。

莫奈在卡米爾生病期間,其實有一個大百貨公司的富商做了他的經紀人,大量收購他的畫,可是這個富商突然破產了,丟下自己的太太和六個孩子就逃出國外。而這位富商的太太在卡米爾生病期間就開始幫忙照料莫奈的兩個孩子,這對喪妻棄婦很自然后來就走在了一起,照料一共八個孩子。

莫奈畫了那么多的卡米爾,而從來沒畫過第二任夫人愛麗絲。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麥草堆》

自從卡米爾去世以后,莫奈和愛麗絲搬到她的老家鄉下去居住,過著平凡與世無爭的生活,莫奈從與卡米爾熱戀的狀態中走出來,慢慢開始感悟到生活質樸的本質。

這個時候的莫奈不再去抓日出的剎那、火車的奔騰、世博會的熱血,而是開始用幾年的時間仔細的刻畫同一個主題,這個時候,他創作的巔峰時期慢慢來臨。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麥草堆》

莫奈在鄉下,用幾年的時間去畫麥草堆,白天的、午后的、傍晚的甚至深夜中的麥草堆,他發現這些都有光。

也許是和愛麗絲平凡的生活中,他發現了一些別人注意不到的光,他不再去刻畫最絢爛的場景,而從一些麥草堆中去找平凡生活的閃光點,他的麥草堆也閃閃發光。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麥草堆》

有時候我在想,如果卡米爾是日出般的絢爛,短暫卻令人驚艷,愛麗絲可能就是麥草堆,不起眼卻平凡處見溫情。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麥草堆》

這個時候莫奈似乎不再是追求光的,而是去追求光的連續性,光的變化性,也就是時光。

他會很仔細的去刻畫陰影部分的不起眼的光線跳躍,這可能是他在平凡生活中感受到的更為厚重的美。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麥草堆》

各種麥草堆體現出來的他對時光的刻畫,這之后他又畫了胡楊樹系列、魯昂大教堂系列。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魯昂大教堂》

莫奈后來開始用幾年的時間反復畫一個主題的繪畫,無論是微不足道的麥草堆還是壯觀宏偉的大教堂,莫奈這時候通過對時光的刻畫,似乎悟出了一個道理:在時間面前,所有過程都是微不足道的夢幻泡影,這可能是他對卡米爾形體消逝的解脫。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莫奈花園》

在莫奈60-80歲間,大量新的畫派涌現:

先是塞尚被稱為了現代藝術之父,

1906年馬蒂斯創立了野獸派,

1907年畢加索創立了立體主義,

1910年康定斯基創立了抽象主義,

1914年出現未來主義,

1916年創立達達主義,

1920年出現超現實主義......

莫奈曾經是一個挑戰傳統創立印象畫派的人,如今面對這么多新的挑戰,莫奈不是焦慮或迎頭迎戰,而是回歸到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花園,自己的伊甸園,用一種東方主義返璞歸真的狀態去感悟。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莫奈花園》

這個時候他開始不停地畫睡蓮,當時日本浮世繪傳入歐洲,他很受影響,這種東方的美學觀和哲學觀都讓他歸于平靜,感悟生命。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睡蓮》

莫奈是印象派的代表人物,梵高是后印象派的代表人物,對比一下他們的畫作,從畫的主題上可以感受到:

莫奈選擇畫的是一種代表東方美學的蓮花,他開始刻畫生命的成、住、壞、空;

而梵高選擇畫向日葵,刻畫生命最璀璨的一部分,是用燃燒生命去奉獻的基督精神。

不過,莫奈和梵高都畫過鳶尾花。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梵高 《鳶尾花》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鳶尾花》

同樣是鳶尾花,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梵高畫畫的激情,對每一朵花生命最絢爛時刻的刻畫,每一根莖葉都有一種基督教為神獻身向上的不顧一切的生命力。

而莫奈的鳶尾花,已經不強調個體剎那間的輝煌,仔細看仿佛能看出來時間的流動。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睡蓮》

莫奈的睡蓮這樣的感覺尤為明顯。從這副睡蓮中,可以看出莫奈對光的刻畫,橋兩面正好是陽光的陰陽兩面,光線的對比展示出了陽光的流動。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睡蓮》

由于長期在強光下作畫,莫奈晚年眼睛得了白內障,當時手術水平很差,直接切除視網膜,導致莫奈喪失了感光能力,甚至到他畫畫的時候分不清楚顏色,要問助手這管顏料是什么顏色,就像貝多芬失聰之后用記憶寫了下交響曲一樣,莫奈失去了變色系統以后靠記憶畫出了睡蓮。這個時期的睡蓮總有一種粉粉的感覺。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克勞德·莫奈 《四季睡蓮》

莫奈畫了30年的睡蓮,最后用了兩年時間都在畫一副巨作,也就是《四季睡蓮》。西方繪畫畫畫是講究透視的,不會去畫長卷畫,只有東方美學去記錄時空才會畫長卷畫,莫奈在生命的最后畫了巨幅長卷畫,四季睡蓮,也是對他一生時間的總結與寫照,沒有人知道最后這幅畫作他到底畫完沒,因為他畫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莫奈:畫的不是睡蓮,而是時光

莫奈的一生也是印象派的一生

最后想總結幾句印象派能在古典繪畫壟斷的時候挑戰成功的原因:

第一是經濟的繁榮;

第二是政治的開放;

第三則是人性的覺醒。

所以印象派的偉大除了改變了我們的審美,更重要的是他代表著新文明的誕生。

THE END
來源:互聯網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ag斗三公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