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年輕的90后涂鴉藝術家,把國畫和涂鴉玩到極致,驚艷了全球!

更新時間:2019/12/4

一生創作,創作一生

我們知道涂鴉藝術源于美國藝術文化

然而近幾年竟因一個90后

悄然在中國街頭火了起來

他把涂鴉畫出了中國風

開辟了新的藝術體系

征服了全國,征服了老外

他 就 是

/ 陳英杰 /

微博:-畫圖男-

他叫陳英杰,也叫“畫圖男”

陳英杰1991年出生于廣東順德,他喜歡創作紙本水墨、布面油畫與大型壁畫,聚焦在東方傳統水墨與西方街頭藝術的融合上

他曾被美國前言雜志《Complex》評選為“二十五位一定要認識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之一。他不僅滿世界辦展覽,也中國唯一一個最年輕涂鴉大神,并且還拿到了國內外幾乎插畫界領域的所有涂鴉大獎。

從2013年至今,他已經與路易威登、阿迪達斯、寶馬、卡地亞等一線品牌合作,創作出了眾多精彩的作品。

由于父親對書畫頗有興趣,耳濡目染之下,他也極具有畫畫天賦,雖然父親不是全職藝術家,卻是啟蒙他創作的老師,所以陳英杰3歲就跟著他爸爸學國畫了。

到了讀書期間他成績卻不好,很不愛學習,他說:那個時候成績常常排在班里倒數第一或第二在老師眼里完完全全是個學渣,但是自己又酷愛畫畫,只要課本上有空余的白紙,全被我畫了個遍,所以別人才給我起一個外號叫“畫圖男”。



到了高中,他去了新加坡留學,但是他說:去新加坡不是我的選擇。在面臨高考的時候,我的美術成績可以達到重點大學的分數線,但是文化課還差很多。所以我父親就把我送去新加坡讀書了。

在新加坡陳英杰學的平面設計,那時他偶然接觸到了街頭藝術,迷上了這種瘋狂的街頭藝術涂鴉后,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說:我在那兒接觸涂鴉文化,它給我一種釋放自己的感覺。因此,我開始試圖把中國水墨和街頭涂鴉混合在一起。

但是,在新加坡沒讀多久,他就打算輟學回家,他認為平面設計并不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所以決定回國發展。

回國后,他去了一家媒體公司工作,但是才上了一個月不到的班, 他就辭職了,原因是這不是他所想要的生活。

辭職后,對于一個沒有收入和名氣的藝術家來說,那時的他心里充滿了恐懼。在家創作一年之后,有一次,他把作品投給了一個創意機構,意外得到了一個同瑞士 Volvo 品牌聯合創作的面試機會。

“被選中后,我按照主辦方的要求給了他們兩個方案并很快就通過了。之后還收到瑞士Volvo的合作邀請,也是這次經歷,給我打開藝術大門的鑰匙。”

陳英杰的涂鴉張力,在水墨畫的底蘊里表現的惟妙惟肖,最叫人驚嘆的是他落筆之前從不構思、不打草稿,所有作品都是一次完成,絕不返工。

憑借著深厚的國畫基礎,讓他繪制出了一幅幅靈動之畫,在他眼里那些留下的斑駁痕跡無法消除的臟污泥垢,都能在他的手下順勢成畫。

“我在創作期間受到大量的中國傳統文化影響, 例如中國的陰陽調和,精氣神,傳 統水墨畫也講究氣。 所以在我的作品中似乎能感受到一股靈動無形的‘氣’,你所能感知的是生命在呼吸和自然的能量,生命與生命之間的對抗,還有目前自然與人類的嚴重失衡。”

說到他為何想用墻作畫并以涂鴉釋放靈感,他的回答是只因涂鴉能讓他以最自由的方式盡情的去釋放他的國畫靈感,他說:傳統國畫有時候太‘中規中矩’了,希望借著涂鴉能有所突破。

說到下面這幅,他說:“這次的創作選擇了在臺灣一座將要被拆除的國宅上。創作的元素依然是融匯了東方文化的傳統元素,如太極式構圖的山水,佛山醒獅文化,印章落款。“

”在這8天的異地創作里對我來說是一次全身心釋放,把城市當作一面畫布,隨心所欲的揮灑顏色。升降機每一次把我從地面上升到“畫布”的頂端時,在我背后的是人來人往的臺北市,我感覺我與我的作品正在與這座城市進行著一種無言的對話…… ”

他的涂鴉風格獨特,又有中國風的韻味,相比其他的涂鴉畫家,他的作品更讓人著迷。他將中國的山水花鳥、龍虎蟲魚用現代的元素呈現出來,將傳統的優雅融匯現代的奔放,揮灑出濃淡相宜、圓潤有致的“中式涂鴉”,讓人嘆為觀止。

有時候,他還會燒掉自己的作品

他說燃燒過去的作品是一個“重生”創作的過程

燒畫是對過去創作的結果的一個總結

燒掉過去,創新未來

同時,燒畫的過程也是藝術創作的過程

會用相機記錄這個動態的過程

除了與品牌合作,陳英杰還一直堅持著自己獨立的藝術創作,他不僅將中國傳統水墨與西方涂鴉文化完美的結合創作出驚喜的藝術作品,并通過自己的作品呼吁人們共同保護野生動物。

如今,陳英杰成為數萬粉絲口中的“大神”

現在,你或許可以在地鐵站、宜家展示區

甚至是全國各地或者是各個品牌的

廣告里看到陳英杰的作品和身影

但在他看來,依然還有很多東方的傳統文化精粹,仍沒被發掘出來,也仍然有很多人對西方街藝術與涂鴉文化的不理解,未來他希望能通過自己的作品把這兩種相互矛盾,對立的中西文化融洽得更為完美,使之成為一種獨特的視覺的語言。

優秀的藝術家總有各種各樣的創意

去詮釋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

讓“中國風涂鴉”延伸至世界的各個角落

讓更多的藝術愛好者愛上中國文化

就如他自己寫的一句座右銘:

一生創作,創作一生。”

THE END
來源:互聯網
ag斗三公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