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藝考熱再創歷史之最,百里挑一已不足以形容藝考的高難度

更新時間:2019/11/4

由郭帆、吳京等人開創中國科幻電影新時代的《流浪地球》持續火爆并延長上映2個月,票房全線飄紅有望超越票房56.8億元的中國電影票房冠軍《戰狼2》,讓累計票房已突破100億元的吳京成為炙手可熱的最大贏家。跟《流浪地球》一樣火熱的,還有已接近校考尾聲的2019年藝考熱,簡直可以用熱得發燙來形容。閑話少說,我們直接用數據說話。

藝考熱再創歷史之最

百里挑一已不足以形容藝考的高難度

近年來,藝考生人數整體呈現逐年增長之勢,到目前占到全國普通高考生總人數的10%,也就是100萬人左右。從各省公布的藝考生人數來看,四川、河南、山東等藝考大省人數增長尤其明顯。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以山東省為例,2002年山東省藝術類報考人數為3.2萬人,到2005年時陡增至14.6萬人,是1998年的12.2倍,藝術生占到當年高考學生人數的20%。

到2017年,盡管報考人數回落到10.9萬人,但2018年又增長到12.1萬人。2019年的報考總人數盡管目前尚未公布,但從省內的山東藝術學院和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的報考人數來看人數增長明顯。

山東藝術學院2019年的省內報名人數達到47416人,較2018年省內報名總人數增加20076人。與2018年相比,有的專業報考人數增加了三四倍。

如雕塑專業報考人數為747人,同比2018年增長了4.8倍;中國畫專業報考人數為669人,同比2018年增長4.1倍。同樣,報考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的考生達到7.6萬多人,同比2018年增加1.6萬多人,均創歷史新高。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從其他院校的報考統計數據來看,增長同樣驚人。如北京電影學院2019年本科計劃招生520人,引來59059人次報考,同比2018年45077人次增長31.02%,創歷史之最。

其中,報考人次最多的是美術學院達7777人次,同比增長150.06%;數字媒體學院1888人次,同比增長98.95%;攝影系3137人次,同比增長57.56%;聲音學院1968人次,同比增長48.08%;

攝影學院2296人次,同比增長44.95%;動畫學院6550人次,同比增長39.07%;電影學系2075人次,同比增長36.15%。雖然北電的整體報錄比為114∶1,表演、攝影等專業報錄比超過了174∶1。盡管表演專業的報錄比相較去年的194∶1有所下降,但仍高得驚人。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中央戲劇學院2019年本科計劃招生573人,引來67946人次報考,同比2018年的51698人次增長31%,創歷史之最,2017年則為3.6萬多人次。

其中,表演系計劃招生50人,引來11441人報考,報錄比229∶1;電影電視系計劃招生90人,引來19290人報考,報錄比215∶1;

廣播電視節目主持專業方向計劃招收25人,引來9000余人報考,報錄比362∶1;話劇影視表演專業(北京班)計劃招生25人,引來10233人報考,報錄比更是高達453∶1。

正是各院系報考人數的劇增,使得中戲的整體報錄比從2018年的86∶1陡升到2019年的119∶1。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中國傳媒大學也是如此,2019年本科計劃招生人數793人,引來近5萬人報考,創歷史之最。其中,表演專業計劃招生26人,有1萬人報考,報錄比達385∶1;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計劃招生100人,有1.8萬人報考,報錄比也達到了180∶1。而在2018年,計劃招生703人引來30311人報考,同比2017年增加了8233人,增幅達40%。

上海戲劇學院2018年和2017年報考總人數分別為30929人、21782人,但2019年本科招生計劃484人卻引來45884人報考,同比2018年增長50%,創歷史之最。

其中,戲劇影視表演專業計劃招生40人,引來7727人報考,報錄比193∶1;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招生計劃24人,引來6468人報考,報錄比269∶1。更令人驚訝的是冷門專業——木偶表演專業,計劃招生18人,2018年有1380多人報考,2019年更是有超過2000人報考!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除了北電、中戲、中傳、上戲四大校受人追捧外,其他藝術院校同樣火爆。如南京藝術學院2019年本科計劃招生2160人,引來9萬余人次報考。其中電影電視學院有4萬多人次報考,招錄比例接近400∶1,也就是錄取比僅為千分之二點五。

綜合來看,相對影視表演等藝術專業,美術的整體報錄比似乎還不算高。如中央美術學院2019年本科計劃招生811人,有55571人報考,同比2018年的40098人次增長了38.59%,整體報錄比68.5∶1,錄取率約為1.46%。

中國美術學院2019年本科計劃招生1770人,引來7.9萬人次報考,整體報錄比為45∶1。但環境藝術專業報錄比近120∶1,其次是圖像與媒體藝術專業,報錄比近75∶1。

其他美院,如魯美整體報錄比是54∶1,省內、省外比分別是12∶1和95∶1,相差8倍;天美整體報錄比為72∶1;湖美省內、省外報錄比分別為5.5∶1和97∶1,相差近18倍!川美報錄比(不含普通類)為80∶1;西美報錄比(不含普通類)44.44∶1。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綜上來看,2019年幾乎所有藝術院校的報考人數均創歷史之最,報錄比也再創新高度。有人戲稱,藝考猛士們真的敢于直面慘淡的報錄比,直面競爭如此慘烈的藝考之路么?

新政下文化分一再提高

文化不行才學藝術將注定成為歷史

盡管每年有上百萬的考生擁擠在藝考路上,但認真分析你會發現這些考生其實可以分為兩大類:

一類是打心底里真正喜歡藝術的考生,參加藝考就是希望能進入藝術類專業院校深造;

第二類是對藝術并無真正興趣,只是因為文化課成績不太理想的考生,他們鑒于藝術類專業的文化成績要求相對較低等原因而半路出家選擇了藝考。

從多年來的統計數據來看,這種半路出家,選擇短期培訓后就參加藝考的仍占主流,他們以投機取巧的形式將藝考當作便捷的升學通道。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毫無疑問,第二類考生的存在無疑造成了國內原本就不豐富的藝術教育資源的巨大浪費,既讓自己學起來痛苦,也加劇了真心熱愛藝術的考生們的難度。于是不少人士呼吁,是時候給“虛火上旺”的藝考熱降溫了。只有藝考熱降溫了,教育資源才能更好地優化集中于有潛力的藝考生,這才是中國藝術教育的福音。

這一大背景下,在藝考改革歷經數年之后的2018年12月底,教育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提高了藝術類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要求。《通知》說:

藝術類本科專業高考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在未合并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則上不得低于本科第二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的70%;在合并原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則上不得低于合并后第二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的75%;

在僅保留一個普通本科批次的省份,原則上不得低于合并后本科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的75%;舞蹈學類、表演專業可適當降低要求;確需過渡的省份,應在三年內調整到位。

適度提高藝術學理論類、戲劇與影視學類(不含表演)等有關本科專業高考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高校的相關專業不得低于普通類專業所在批次控制分數線,設計學類專業參照執行。

藝術類高職(專科)專業錄取控制分數線不得低于本省(區、市)普通高職(專科)錄取控制分數線的70%。錄取期間,各省(區、市)和高校不得為了完成招生計劃而降低初次劃定的最低錄取控制分數線。

從目前已掌握的情況來看,特別是在在翟天臨事件后,各院校在2019年的藝考招生過程中,就已經提高了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或加強了對考生文化素養的考查。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中央戲劇學院,今年就對8個招考專業方向的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進行了調整。

其中,舞臺美術系下設的6個招考專業方向,分數線劃定的標準從考生所在省藝術類文化課分數線調整為本科一批線的75%,提高幅度較大;導演系的戲劇導演方向、藝術管理系的演出制作方向,分數線由本科一批線的80%調整到85%。

此外,該校對戲劇影視文學專業、戲劇學專業、戲劇教育方向、廣播電視節目主持方向的考試科目也進行了優化調整。

還有如浙江傳媒學院,在2018年,浙江考生的文化課成績最低錄取線就已經達到了普通類第一段分數線的82%,普遍在85%以上,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等部分專業已經達到了93%。2019年,浙傳在落實教育部要求的基礎上,更是繼續提高了對考生的文化成績要求。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除了提高文化成績的分數線外,還有的院校在今年校考時就加強了對考生文化素養的考查。如中國傳媒大學要求所有藝考生都須參加初試環節的文化素養基礎測試,并在原有語數英考試類別的基礎上,初試科目增加“文史哲”類別,考生可自主選擇其中一種類別參加考試。統計表明,2019年約有總報考人數1/3的1.6萬名考生選擇參加了文史哲類別的考試。

中央美術學院的藝考題在近年來的創新更是成為一道風景,2018年該校多個專業提高考題難度,如中國畫專業書法創作甚至出現“自作詠春七絕一首”的考題。

而2019年,央美仍繼續大刀闊斧地進行考題改革,出現諸如藝術設計專業造型基礎考題“我的群體”、設計基礎考題“我的有趣時代”,城市藝術設計專業造型基礎考題“鏡像”、設計基礎考題“我的樂園”等高難度考題。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面對如此新奇的考題,不少網友驚呼:央美是想招會思考的人,而不是只懂得機械地繪畫的機器。對這樣的考題,如果語文不好,估計讀懂題都難,更不用說理解和表達了

直得一提的是,美術專業提高了對文化素養的考查,取消校考后大家拼的就是文化課成績。

教育部辦公廳的《通知》明確要求,除經教育部批準的部分獨立設置的本科藝術院校(含部分藝術類本科專業參照執行的少數高校)外,美術類和設計學類專業2020年起使用省級統考成績,不再組織校考。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綜合性大學都將認可各省聯考成績。

取消校考后,文化課成績要求自然會相應提高。2019年天津美術學院設計類已經按照折算后專業成績、文化成績各占50%來計算綜合分,對于文化課較好的考生來說,顯然占有明顯優勢。

要特別注意的是,采用省統考成績后,會逼著仍占大多數的文化課不理想的美術藝考生涌向仍有校考的獨立藝術院校。對這部分考生來說,專業課的比拼難度無疑加大。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從全國各省藝考改革的進程來看,山東省更是明確指出了提高文化課成績的時間界定。指出,美術類、音樂類、書法類等專業2020年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將提高到普通本科線的70%,2021年將提升至普通本科線的75%。文學編導類、播音主持類、攝影類專業2020年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提高到普通本科線的85%,2021年將提高到普通本科線。

從改革的趨勢來看,藝術類專業的錄取控制分數線將與普通本科線的差距會越來越小,甚至提高到與普通本科線一樣,看來“藝考不看重文化成績”將成為過去。

文、藝并重提高要求,這對藝考生來說可能是“災難”,但對整個行業來說百利而無一害。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從事藝術行業不僅僅需要藝術天賦,更需要扎實的文化素養。因為只有文化素養越深厚、綜合素質越高的人,也才能藝術追求的道路上走得更高、更遠、更久。有人甚至指出,文化不行才學藝術,這本身就是對藝術的侮辱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不少專業人士認為,高等院校在加強培養學生的藝術才能和文化素質教育的同時,把好生源人錄取工作關,注重考生的藝術專業潛質和深厚文化底蘊,用雙管齊下的方式對那些將藝考當作為升學捷徑的考生說不,從而將深造的機會留給那些真正有藝術功底和天賦的考生。這也正是為什么百里挑一、數百挑一的藝考熱里,那些優質生源依然搶手的重要原因。

在這樣的趨勢下,認為“藝考是升學捷徑”的認知顯然已經不符合現實,如果是因為文化成績不好才走藝考之路,在未來可以說是自絕出路。

綜合上述分析我們認為,跟“全民炒股之時,就是股災來臨之時”一樣,當全國院校的藝考報考均創歷史新高之時,藝考新政的實施下,2020年起藝考或許真的要降溫了。

高素質人才奇缺

藝術人才的供給側改革勢在必行

黑格爾認為,存在即合理。分析發現,藝考的持續升溫對應的是社會對于藝術人才需求的增長,跟中國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是同步的。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以電影為例,新聞出版和廣電總局對外公開的數據顯示,中國電影行業票房從2007年33.27億元增長到了2016年457.12億元,增幅也超過了1300%。自2012年時(中國電影總票房170億元)就已經超過日本,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到2017年時,全國電影總票房559.11億元,2018年609.76億元。

電影市場的迅猛發展必然要求大量的人才支撐,事實上,從人才培養的角度來看,2015年時我國藝術學本科學生人數是1978年時的436倍。然而從總體上看,國內藝術人才特別是技術工種和高端藝術人才的缺口巨大。

據分析,存在大量藝術人才缺口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中國電影產業規模的迅速擴大,讓國內藝術人才的成長速度趕不上產業發展的速度。改革開放初期,我國年產電影僅幾十部,而2018年年產電影902部,再加上大量的網絡電影等,如此大的創作量必然導致人才的大量短缺。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缺口包括高素質的導演、編劇、演員等核心創作人才,這也直接導致跨界創作者特別多。比如靠寫作成名的韓寒、郭敬明等也跨界做了導演,商界大佬的馬云、潘石屹等等也都跨界做過演員,盡管這些大腕的參與有帶著“玩”的心態,但也的確反應了我國藝術市場的繁榮和對人才的需求。

二是藝術人才的供給側和需求側不匹配,直接導致高端藝術人才的培養力度不夠,以及作為應用型的最基層技術工種類藝術人才的培養資源分布不均。

眾所周知,現代電影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工業體系,不管是演員、攝影師、錄音師、剪輯師還是美術師、燈光師,每一個細小的工種都需要不可或缺的人才,否則都會直接影響整部作品的表現。而要擁有這種完整的工業體系,那就要求對藝術人才進行系統的培養,然而這正是我國電影行業最缺乏的,這直接導致我國電影行業技術工種的嚴重匱乏。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演員徐崢轉型做導演在拍攝《泰囧》時組建了自己的專業團隊,也因《泰囧》的一炮而名聲鵲起。然而,就在他籌備《港囧》時才發現,原來的攝影師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導演去了徐崢又得開始從頭搭建自己的團隊。

火爆的《流浪地球》同樣如此,作為第一部國產科幻大片,《流浪地球》從概念設計到服裝、道具、化妝、場景、后期特效……無一不缺少人才、缺少經驗。特別是三維特效,《流浪地球》的逼真程度讓人驚嘆,而其背后卻是國內高級影視特效人才的嚴重匱乏。據稱,我國影視特效人才的缺口達數十萬。

一邊是藝考過熱,報考難度一再創歷史新高,一邊又是人才的嚴重匱乏,這說明我國藝術人才的供給側改革勢在必行。要求高等藝術教育優化結構,更加關注市場需求,更傾向于注重市場需求大、增長快速的應用型藝術類人才的培養。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事實上,這樣的改革已有苗頭。如山東師范大學今年已暫停了包括該校爆款熱門的播音與主持在內的攝影、舞蹈學(健美操)、舞蹈學(體育舞蹈)、作曲與作曲技術理論等專業的招生。校方給出的解釋是,播音與主持專業招生是很火爆,生源質量也很高,但從人才培養的角度來看,當學校的教學能力不足以給予與他們的優秀程度相匹配的培養質量,就不應該耽誤他們。

一些專業停止招生,而另一些專業又獲得新增。如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今年在傳統的播音主持專業門類之下,新增了電競解說專業。其目的,就是希望擺脫電競解說專業門檻低,主播素質良莠不齊的問題。專業范圍的拓展,既反應了社會對藝術類專業人才需求的增加,同時也說明了高校專業設置緊跟時代需求的必要。

藝考生應對策略

強化藝術感知力注重專業應用方向

通過以上分析,作為藝考生至少應該明白以下幾點:

1.藝術領域大有可為;

2.藝考新政下,文化成績要求的提高,2020年藝考更難;

3.“文”“藝”皆精才是藝術發展的長遠之道。

面對中國的偉大復興,包括綜藝節目在內的藝術領域必然更加繁榮,在社會普遍浮躁的當下每個人都想追求快速成功。但作為準備藝考的學子來說,首先要明確的,藝術跟娛樂是兩回事。

數據告訴你藝考難度再創新高,新政下2020年藝考或降溫

藝術不僅僅是娛樂,更擔負著優秀文化、先進思想的傳承與發揚光大。短暫的藝考面試,雖說不能全面考查出每個考生的能力,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藝考看重的是考生對藝術的理解、文化素養以及考生在整個過程中體現出來的氣質、內涵,而這些都是需要漫長的學習積累和藝術熏陶才能形成的。

所以半路出家,寄希望經過短期的突擊培訓就能走上陽關大道幾乎不再成為可能。在藝考新政下,唯有沉下心來,真正提升自己的文化、藝術素養,才顯得更具有實際意義。

其次是要想清楚自己是不是真正熱愛自己看中的藝術專業。畢竟興趣才是最好的老師,只有真正熱愛這個專業,哪怕再苦再累也能堅持。在這個基礎上,合理制定學習計劃,在平日里扎實提升自己的綜合知識與素質。

再次是在掌握牢高中課程的基礎知識和文化常識的基礎上,拓展思維,發展廣泛的興趣愛好,勇于創新,真正提升自己的審美能力和藝術感知力。

第四是一定要了解所報考藝術專業的競爭形勢,建議側重于選擇注重市場需要的新興專業方向,而不是偏理論方向的,否則未來的就業面就會很狹窄。在選擇專業時一定要掌握本省、各院校最新藝考政策和專業方向。隨著藝考改革的深入和各項政策的逐步完善,藝考不再是高考升學的捷徑。對2020屆及以后的藝考生來說,努力提升自己的專業素質和文化素養,掌握最新藝考政策,才可能在藝考大軍中脫穎而出。祝每位藝考生都能如愿考取自己心儀的院校。

THE END
來源:互聯網
ag斗三公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