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藝術類專業統考“00后”美術生的美術高考路:凌晨三四點下課成了常態

更新時間:2019/12/13

凌晨1點,仍有不少學生在畫室里挑燈夜戰。
  12月9日深夜,濰坊市奎文區濰洲路與金寶街交叉口處,山東821教育集團濰坊水木源校區,依舊燈火通明。來自全省各地的近300名“00后”美術生集聚于此,正準備他們人生中的一次重要考試。幾天之后,他們將迎來山東2020年藝術類專業統考。他們說,考試能不能過關,將決定著自己的一只腳能否邁入大學門檻。
  挨了批評之后
  “方向不對努力白費”“世界上最大的遺憾是我本可以”“畫好與畫完的區別就是人生的差別”……
  一間200平米的大畫室里貼滿了勵志的橫幅,三面白墻和一面落地窗上貼滿了老師的范畫和學生作業,門口處學生立下了高分“軍令狀”,考前特有的緊張氛圍迅速彌漫開來。此時是21時45分,端坐在畫板前的80余名美術生,沒有了往日的悄悄話,有的只是筆尖碰觸畫紙的“沙沙”聲。
  鼻子上蹭滿鉛筆灰的陳成,盯著老師的范畫出神。就在10分鐘前的評畫中,由于人物造型不合格,他剛挨了批評。長舒一口氣后,他又重新定了定神,在一張嶄新的畫紙上揮起了鉛筆。“老師也是為我好,只有找到畫中存在的問題,才能有重點地強化訓練。”談及剛剛所受的打擊,陳成的回答很坦誠。毫無美術基礎的他,在今年4月來到這里學習,專業集訓的這段時間又苦又累,但對他而言更多的是收獲,“無論多難都要堅持下去,只想努力向身邊人證明我可以。”
  12月10日凌晨,距離藝考僅剩5天,一位美術生起身伸了個懶腰。
  陳成17歲,來自濰坊實驗中學,由于文化課成績不理想,他主動選擇了藝考之路。“一開始還以為很容易,沒想到畫畫竟如此艱難,不是一般的苦。”回顧起與顏料和畫筆相伴的日子,陳成忍不住地感慨:“為了夢想真是拼了!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這么努力。”
  像“打了雞血”
  22時40分,衣袖上沾滿水粉顏料的陳成伸了個懶腰。這是他畫的第六張速寫,再畫六張今晚就能“解放”了!由于統考臨近,老師要求學生夜里12點回去休息,以在考前調節好生物鐘,但陳誠通常會加練到凌晨1點多。
  畫了一半,陳成突然想起了老師剛提到的造型問題,左手不自覺地摸了下后腦勺。由于身穿黑羽絨服,在他胳膊抬起之時,衣袖上黃綠色的顏料就顯得格外扎眼。“畫畫就是這樣,洗干凈又不小心弄身上了。”
  今年11月,陳成被老師安排到棗莊冬令營,與不少基礎較差的美術生接受起了“魔鬼集訓”。魔鬼訓練拼什么,一拼體力,二拼數量。也就是說,學生們每天都要完成素描、速寫、色彩在內的近20張作業,且必須要保證質量。相應的,作息時間從早八點,一直到凌晨三點鐘,除去早中晚餐,其余時間幾乎都泡在了畫室里。
  看到同學一個一個像是“打了雞血”,陳成很快就被這種氛圍帶動了起來。正常是凌晨3點下課,但陳成通常會加練,不知不覺間就畫到了凌晨4點多鐘。即便到了這個點,身邊仍有不少依然在揮動著畫筆的同學。
  倒計時5天
  正對綜合教室門口的白墻上,“距藝考僅6天”的大字格外醒目,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這些美術生大戰在即。
  23時59分,班長站上板凳,將墻上倒計時的“6”改成了“5”。零點的鐘聲一過,意味著美術生們的下課時間到了,但在看到“距藝考僅5天”的大字后,班里竟然沒有一人愿意主動離開。
  怕作息紊亂影響統考發揮,畫室里的五六名男老師甚至向學生喊話,要求他們抓緊休息。有意思的是,平時總想偷懶的學生,在這時就像換了個人,怎么也不肯早回去休息,手里緊握著炭筆畫速寫,甚至要比白天還要更有精神。
  “時間太緊張了,能多練一點是一點。”小昊說,雖然老師為了適應統考時間,讓大家提前兩小時下課,但他每晚至少要加練一個多小時。
  “這次考試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能決定是否可以上一所好大學。從7月以來,我心里一直憋著口氣,必須要考個好成績,不能因為這幾天的松懈掉鏈子。”
  半年三四千張畫
  談及這幾個月來吃的苦,小昊的眼睛紅了,但他強忍著不讓眼淚流出。回憶起幾個月來的經歷,他說感覺有些心酸,從沒想過學畫畫會這么苦。“六個月以來,光速寫就畫了上千張。連同素描和色彩,總共三四千張畫肯定是有了。”
  小昊說,由于畫室里關著窗簾,他常常分不清是在白天還是晚上。每天最享受的,是躺在床上閉眼那一刻,即便如此,他還是會夢到自己在畫畫,就像著了魔。”
  平時手機都被收上去了,學校一周只發一次手機。拿到手機后,小昊每次先給媽媽打電話報平安。但涉及到平時的訓練強度等話題,小昊從來不敢多說,生怕家人為他擔心。
  “從家到學校,再從學校到美術集訓地,全都是自己背著十幾斤的畫板畫架,提著水桶、顏料一路奔波。前面已經付出了太多,最后這段時間無論如何要撐住。”
  10日0時30分,畫室里依舊燈火通明,走廊里則顯得略為昏暗。就在這時,畫室的門被打開了,一位高個子男孩邊戴圍巾邊說,“我是走讀生,家里讓早點回去,不然我還能多畫一會兒。”
  頭發一掉一大把
  凌晨一點多,隔壁班的子涵正與小君說著悄悄話。原來,她們宿舍里的一個姐妹,在9日的班級模考中只拿了206分,由于分數實在不理想,兩姐妹正商量怎么回去安慰她。
  你認為參加美術藝考,是捷徑嗎?面對突如其來的提問,子涵的反應非常強烈,“這根本不是一條捷徑。”
  子涵說,她每天都畫到凌晨一兩點。因為每天的狀態非常緊繃,頭發經常是一掉一大把。
  “整個11月都是我的瓶頸期,各種事都不順,這讓我非常崩潰。不光是單科的問題,素描、色彩、速寫都起不來。”子涵說,有次自己突然開竅,老師當場就表揚了她。在那之后的一次考試中,子涵單科考了80多分,自信心逐漸樹立起來了。她說現階段自信心非常重要,一定要在心里默念“我能考上”,多給自己加加油。
  “總有一些人認為,美術生很容易就能上個好大學,但其實美術生挺不容易的。我就想告訴那些認為藝考是捷徑的人,藝考真的很難,根本不是什么捷徑,都得靠努力,都得去付出。”
  心里咯噔一下
  1時20分,在四樓電梯口處的監控中,四個電視屏幕里,美術生的身影依然活躍在畫室中。
  衣袖鞋子上滿是顏料和鉛筆灰,臉上灰頭土臉的璐瑤仍在練習速寫,她的身子不時后仰,試圖遠距離觀看人物造型是否準確。
  怎么還不去睡覺?“臨近考試,不能松懈。如今自己好不容易平復了心態,就要在這基礎上加把勁兒,好好畫。”璐瑤說,她以前總也畫不好速寫,看到身邊同學都在進步,但自己卻越畫越丑。“難受得實在不行了,就哭一哭,哭完接著畫。”
  由于長時間和鉛筆打交道,她的手指上、指甲里全是黑色的鉛筆灰,“因為很容易把手弄黑,我一般不會把手洗干凈,經常是拿洗手液沖一沖,再回來接著畫。”陳成對此深表贊同。
  陳成說,他最放松的階段,是在看老師做范畫的時候,因為那時就能稍微活動一下僵硬的四肢。陳成頓了頓說,睡醒之后其實更痛苦。尤其是在看到畫室燈光的時候,心里就會咯噔一下。因為,這意味著新一天的“魔鬼訓練”又要開始了。
  畫筆逐夢 奮斗最美
  懷揣著心中的大學夢,他們一天作畫十七八個小時,凌晨三四點下課成了常態;顏料用完了一盒又一盒,20厘米長的鉛筆很快就成了一堆鉛筆頭;衣袖上全是五顏六色的顏料,手上常常染滿了鉛筆灰;一天到晚泡在畫室里,集訓的日子常常分不清白天黑夜……雖然來自不同的城市,但他們都在為同一個目標努力奮斗著!
  記者見到的這群美術生,年齡大都在十七八歲。“00后”的他們之所以走上藝考這條路,大都因為文化課成績不盡如人意,他們是想通過“曲線救國”的方式,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大學。但除了從小接受訓練的學生外,更多美術生“半路出家”,有的甚至是零基礎。而當他們真想踏上藝考這條路時發現,要想推開大學這扇門,付出的心血一點都不比普通高考要少。
  藝考之路承載著太多的夢想與心酸。沒有手機、沒有打鬧、沒有喧囂,有的只是追夢路上的瘋狂與拼命,十七八歲的他們,奮斗的樣子最美。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鞏悅悅

THE END
來源:互聯網
ag斗三公计划